福建体彩
Banner
公司名称:福建体彩装饰材料有限公司
联系人:阳经理
联系方式:18623665633
厂址:重庆市木洞轻纺工业园D3幢
居址:重庆市渝北区北环立交中国华融现代广场1、2号裙楼
网址:http://www.ziqinfuzhuang.com

女囚的床上有根绣花针。。。

作者:福建体彩时间:2019-11-06 14:56

  我叫穆木,85后,在东北的一所女子监狱已经工作了13年。身处监狱大门之内,与外面同样是蓝天白云,绿树青鸟,排列整齐的监区大楼,还有不时飘进耳朵的歌声。我经常会有这样的错觉,这里是一所学校,而我则是一名老师。我每天面对的大部分是重刑女犯,她们的年龄跨度从18岁到65岁不等。她们的罪行涉及拐卖妇女儿童、抢劫、盗窃、贪污、犯毒、杀人。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坦白地说应该是我害怕犯人。总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和一群“魔鬼”打交道。我拼命板起面孔,用声色俱厉来掩饰内心的恐惧。可我发现,越是对她们严厉,她们的抵触情绪就越是激烈,甚至还在背后偷偷给我起了个外号叫“穆(母)夜叉”。改变是从我接手一名叫刘洁的监管对象开始。她是我的第206个女犯。2016年11月22日,星期二,小雪。省监狱管理局分配到我们这里一名女重刑犯——刘洁。刘洁当时只有36岁,她的案子在本地很轰动。她原本是一家工厂的厂长,却因涉嫌挪用公款和故意杀人两项重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服刑人员入监后,先要进行为期两个多月的统一培训,然后下分监区,也叫中队,一个中队有80—120名服刑人员。监区再将女犯编入小组,小组的狱警就是队长,会记住每个人的名字,这也是人性化的体现,并不是像电视剧里一样喊编号。刘洁被收监的时候,正赶上监区扩建,床源挺紧张,最后就在我管辖的宿舍正中间给她安置了一张单人床。周围是上下铺式的八张女床,众星捧月似地围着她。监控摄像头的位置也正对着她。收押新的嫌疑人时,都需要对她们进行仔细的安全检查,刘洁很配合,整个检查过程不到十五分钟就结束了。但让我感觉诧异的是,刘洁的衣裤都非常旧,她是个女厂长,犯的又是贪污罪,怎么会连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呢?她刚来的时候和所有人都是零交流,像木偶一样,让理发就理发,让睡就睡,让坐就坐。她报到时已经是深冬,却每天都要求洗澡。正常情况下监管对象是一周洗一次热水澡,可我们为了让新来的女犯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,都会给她们一周的过渡期,在过渡期会满足她们提出的大部分合理要求。每天晚上8点30分,整个浴室只有我和刘洁两个人,她全身赤裸,背对着我用力冲洗,肩胛骨瘦成两柄刀锋,我穿着警服站在距离她两米远的地方,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洗去自己的罪恶吗?一周后,她提出的晚洗浴要求被拒绝了。一天清晨,我发现刘洁的右侧脸颊明显肿起,上面有一个很清晰的手掌印。我单独把她叫出来谈话,问是不是有人打她?她却一直沉默。后来同寝室的管事犯(表现好的犯人)告诉我,刘洁在10点30分熄灯之后,自己偷偷用宿舍里的冷水洗澡,影响了大家休息,有人提了意见,她就开始猛掴自己耳光。直到管事犯过去制止,她才停下来,通过监控录像核实确实如此。新报到的犯人,都会受到管教的特别照顾,还会进行心理疏导。我叮嘱管事犯要多注意刘洁,有情况及时报告,我会给予相应的奖励。奖励通常是对那些表现好的服刑人员,在集体用餐时让她们去小食堂吃个十几块钱的小炒,改善一下生活。

  劳改队不同,分配的工作也不相同,而且也会根据服刑人员的特长安排工作。刘洁最初被安排做十字绣。可我注意到她经常走神,刺破手指成了家常便饭,每天的工作进度都不能按时完成,耽误了进度,就会被同组的管事犯骂。2017年1月23日,快过春节了,有四名表现良好的服刑人员,会在春节期间回家过节,其余的也会有家人来团聚室吃年夜饭。我知道刘洁家不会有人来,她出事后,母亲卧病在床,7岁的儿子被暂时寄养在朋友家,她和前夫已经离婚5年。那天晚上正好赶上我在监控室值班。在监控室的巨大电子屏幕上,可以清晰地显示各监室以及整个看守所的情况。每天盯着电子屏,精神高度集中,值班之后,眼睛会出现短时间的失明状态,看不到东西,眼前一片白,甚至有同事会恶心呕吐。那天,从屏幕上我看到,熄灯已经30分钟了,刘洁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披着被子,脸朝床头,背对着摄像头,一动不动。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呢?我的眼睛紧紧盯住屏幕上的她,手指放在对讲按键上,保持高度警惕。只要她一有反常,我就会马上发出警告,同时通知巡警以最快速度赶到。两个小时之后,她终于躺下睡了。狱警的经验是,一些新来的重刑犯特别容易在春节前后出事,亲朋好友团圆的日子,她们这些失去自由的人却要在高墙之内孤独地迎接新的一年,的确是一种折磨。第二天一早,接班的小赵来了之后,我决定先不下班,去刘洁的监室突袭检查。监室所有服刑人员靠一侧站好,我和小赵从刘洁的储物柜开始一直检查到被褥枕头,每一条缝隙,都不放过,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。刘洁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她始终低着头,沉默不语。我试着模仿她昨晚的姿势坐在床头,细细查找,终于发现在第二条床栏的焊接缝隙里有一条小小的黑色线头。我轻轻捻住黑线一拉,一根十字绣的针被我拉了出来。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,这属于重大事故,别小瞧这根小小的绣花针,它能造成的伤害太多了!我直接把刘洁执行30天严禁。严禁室只有床和蹲便。那天,我去给刘洁送饭,想找她聊聊,问问她私藏绣花针到底想做什么?她当时给出的回答是挖耳朵,可我的感觉是她有自杀倾向。我相信没有人真的想在这里过一生。可无论我怎么努力,她都一言不发,像石头一样又冷又硬。我们正沉默着,忽然听到广播站喊我到备勤室接电话。这是我们狱警最怕的事了。狱警不允许带手机,除非家人有紧急的事,否则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找我。刘洁听到广播,忽然笑了,说:“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呢?还不是每天被关在高墙之内?”我控制住内心的焦急,冷静地回答她:“有区别,我的心是自由的,而你的不是。”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原来,家里真的出事了。我父亲突发脑梗塞,被送到医院抢救。可是,我还是不能请假离开,为了防止突发事件,我不能让同事一个人值守,所以当时我只能干着急,掉眼泪。2017年1月28日,春节我有三天假,都在陪转危为安的父亲在病房度过。结果晚上8点多,我突然接到监狱长打来的电话,让我赶快回单位,说刘洁自杀了。在爆竹声中,我开车匆忙赶回单位。原来刘洁从2月25日晚(我放假的第一天)就开始拒绝进食,也拒绝输营养液,她采取以头撞墙,咬自己手腕等多种方式自残,并且吞下了大量被子里的棉絮。监狱长批评我工作不到位才会发生这种情况,除了让我写一份检查,更重要的是深入做好刘洁的思想工作和心理疏导。狱长还说,虽然她们犯了错,但法律应该是有温度的。我走进严禁室时,看到刘洁的双手被手铐铐在床头,狱医已经给她注射了镇静剂。才两天时间,她已经完全脱了人形,皮肤像是要从身体上脱落下来一样。想起临走前爸爸塞到我口袋的大红苹果,我把它悄悄放到刘洁枕边。

  每一名关押人员进入看守所之前,都必须要了解她的一些基本情况,包括身体、心理、家庭背景等等,这样在她入狱之后才能根据她的自身情况开展工作。刘洁来之前我已看过她的卷宗,现在,我再次重新梳理了一次——2011年9月,刘洁与第一任丈夫王同协议离婚。刘洁和王同都属于化工厂职工,当时厂里正在进行福利分房,而夫妻俩刚好已经买了一套学区房。王同便出主意,如果两个人办理假离婚,还可以再增加一套住房。没想到的是假离婚之后,福利房竟然成了王同的婚房,他和厂里新来的会计,一个小他20岁的女孩子再婚了。刘洁被骗之后,受了很大的打击,整整病了半年,人几乎崩溃,好在最后,她争取到了儿子的抚养权。从那以后,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,2013年,便被任命为业务副厂长。2014年春节期间,她认识了一家银行信贷科的科长李坤。李坤一表人材,谈吐文雅,善长交际,给刘洁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他了解到刘洁的身体不好,经常胃疼,便托朋友从国外买来特效药,治好了刘洁的老胃病。为了表示感谢,刘洁帮他拉了不少贷款,并且还将自己化工厂的代发工资也转到李坤的银行。随着频繁的接触,两人互生好感,李坤开始主动追求刘洁,但因为第一次婚姻的失败,刘洁始终犹豫不决。2014年6月,刘洁在出差时遭遇了车祸,因大腿粉碎性骨折需要住院。李坤在医院照顾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送饭,擦身,刘洁终于被感动了,和李坤确定了恋爱关系,出院后开始同居。2014年11月,李坤愁眉苦脸地告诉刘洁,每到年终岁末,银行都会检查信贷科贷款回流情况,可是他经手的一笔300万贷款还没有到位。他希望刘洁能把厂里的资金先转移到银行账户填平贷款,等检查结束之后,他会把钱再转回刘洁厂里,并保证不会给刘洁带来任何麻烦。之前,刘洁也曾多次为李坤转过款,都没有出现过问题,只是数目都没有这次大。李坤和银行签订的劳动合同马上要到期了,如果不按时还款会影响到续约。刘洁在李坤的一再请求下,终于同意了。2015年12月3日,刘洁以扩建为名将厂里的300万原料款转到自己的个人账户中,而不是直接转到李坤提供的银行账户。12月20日,刘洁打电话约李坤回家取钱。李坤回来之后,刘洁质问他,打算什么时候和自己结婚。李坤推托说,等自己工作这边彻底稳定下来,再好好筹划一场体面的婚礼,让刘洁不要太着急。刘洁威胁李坤,如果不结婚就不把钱转到他们银行。李坤急了,承诺只要刘洁转钱,马上就和她办结婚手续。这下,刘洁总算认清了这个男人的嘴脸。她拿出一沓材料扔到李坤面前。原来2015年初,李坤用一套在网上购买的假证件在本地开了一家空壳公司,并且向银行贷款300万。实际上,在认识刘洁之初,李坤就计划好用刘洁的钱去偿还贷款,这样从银行贷出来的300万就进了他自己的口袋。他根本不准备和银行续约,而是准备拿着这笔骗来的钱远走高飞。就算追查起来,空壳公司人走楼空,银行的账目也已经还清,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,只剩刘洁独自去面对所有的麻烦。因为金额巨大,刘洁起了戒心,她没有把钱直接打给李坤,而是先找到当地的一家私人调查公司查出了李坤的底细。当刘洁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被骗了之后,愤怒极了,但又割舍不下自己对李的感情,所以才把李坤约到家里谈判。被识破之后的李坤还试图狡辩,两人当场发生争执、推搡。刘洁在盛怒之下,发疯一般猛地朝李坤撞了过去,导致李坤的头正好撞在刘洁的旧自行车上。因为自行车一侧的脚蹬部分胶皮脱落,车轴直接从李坤的太阳穴刺入,顿时鲜血摊了一地。李坤当场死亡。在案发6个小时之后,刘洁才投案自首,并且主动交出了挪用的公款。我国刑法规定:个人挪用公款在十万元以上,三个月之内未归还的,要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好在刘洁及时归还,可以从轻量刑。在后来的庭审中,对刘洁是否故意杀人虽有争议,但由于刘洁在案发后,没有表现出任何施救行为,且在供词中,刘洁有承认自己“想李坤死”的不利口供。最后,法官认为,刘洁对李坤的死,有主观预见性,属于造成意外的直接责任人,故对刘洁以故意杀人罪论处。这种情况,原本会处以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法庭量刑之后,两罪并罚,判处刘洁无期徒刑。一念之差,她把自己从受害者变成了害人者。

  刘洁有个7岁的儿子可可,我决定先去看看这个孩子。可可现在和姥姥生活在一起。刘洁当初为儿子买的学区房已经由法院拍卖,补偿受害人家属了。我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从官二代变成刑二代的孩子居住环境是这样的。家具和装修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的,地面上的瓷砖已经开裂。厨房里的水笼头一直滴水,还有一个房间的灯也坏了,一直没有维修。孩子的头发又长又脏,很久没有理过了。我向刘洁的母亲了解情况,她告诉我,刘洁买学区房时已经花光了大部分积蓄,离婚前,前夫又以装修福利房为名骗走了剩下的钱。孩子上学要钱,自己生病要钱,所以刘洁一直特别节俭。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她的衣服显得那么旧,为什么她会去监狱超市偷卫生巾。我领着小可可去剪了头发,找来工人修理好水龙头和吊灯。又把从邮局买的信封和信纸递给可可,让他给妈妈写封信。监狱里的信封有监狱的字样,我怕会刺激到孩子,所以特意去邮局买的。看着孩子一笔一画认真写字,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可怜的孩子一定经常受到别人的议论,班级里的同学也会看不起他吧,否则他看我的目光不会充满戒备又小心翼翼。不能说刘洁不可怜,可是看着这么小的孩子要承受超出年龄的压力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我看到小可在信上只写了一句话:“妈妈,你什么时候回家?我想你了”我觉得一言顶万句,胜过千言万语!我们监狱为了管教对象的心理健康,设置了一个特殊模拟室,里面摆放着一些色彩鲜艳的毛绒玩具,还有模拟沙盘和图书,我把刘洁带了过去。我把给小可拍的照片随信一起给了刘洁。她颤抖着双手打开信,一看到小可的照片,顿时,眼泪“哗”地流下来,她慢慢从椅子上滑到地上,最后紧紧抱着信躺在地上失声恸哭起来。整整一个半小时,我没有打断过她。等她慢慢恢复平静,我对她说:“如果你肯努力,或许可以亲自抚养他长大。”她缩在沙盘底下,抽泣着说:“等我出去的时候,他大概已经不需要我了吧,也许只有我死了,他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。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妈不是我妈,我儿子不是我儿子。像我这样的人活着只会给他们丢脸。”“所以你才想吞针自杀?”我试探着问。刘洁沉默了一会儿:“离婚半年之后,我就开始失眠、头痛、耳鸣,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在嘲笑我,特别痛苦。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我患上了轻度抑郁症,所以一直在服用盐酸帕罗西酊。认识李坤后,情况有所好转,药停了一段时间。入狱之后,加上李坤这事给我的打击,原先的症状加重了很多,所以”“你为什么不早说,我可以向领导申请让你继续药物治疗的。那洗澡是怎么回事?”“我一直有洁癖,只有在洗澡的时候心里能平静一会。心情一平静,我就觉得对不起我妈,对不起我儿子,我是他们的耻辱,所以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我趁机给她做思想工作:“不想让儿子觉得耻辱,你就更应该好好改造。人这一辈子,什么风浪不会遇见?再说,孩子永远比你想象的更爱你,比你想象的更需要你。你看,他在信里问的是妈妈什么时候回家,而不是说别回来了,对吗?“当你拥有了自由的身体才能拥有爱的自由。你不觉得自己亏欠这个孩子很多吗?你伤害自己,放弃努力,其实是一种很自私的逃避,至少在这点上你没有孩子坚强。”始终埋着头的刘洁,这时候,慢慢抬起头,拿起沙盘上的一只棕色小狗说:“小可很想养一只这样的小狗!”后来,刘洁主动告诉我,一定在里面好好接受教育。她说:“我以为出了事,他们一定会把我从那个家里开除,没想到,就算我犯了这么大的错,他们也还爱着我。”

  家人给的亲情与爱,永远是一个人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。自从刘洁收到小可的第一封信开始,她的变化真的很惊人。我了解到刘洁是英语专业毕业,就推荐她去辅导准备参加自考的犯人学习英语,队里研究之后,批准了。刘洁让母亲把自己曾经的学习资料都寄了过来,帮助自考人员提高成绩。我们这里,一共15个自考犯人,在她的认线个全部过关,那个月,刘洁一下就拿到了最高的12分奖励。这样一来,刘洁受到了鼓舞,她的表现越来越突出了,情绪非常稳定。在这里,她每个月工作的加班钱也就几百块,但她把所有的钱都攒了下来,说要留给小可读大学时用。更出乎我意料的是,刘洁还挺有文艺细胞。我们平常会组织很多活动,她会编舞,带领女犯们表演的《自由万岁》,居然拿了区里“监狱文化建设”一等奖。有一次,刘洁在排练舞蹈时突然抽搐着晕倒,我赶紧把她背到医务室,估计是刘洁的老胃病又犯了。请示领导之后,我马上申请派车送刘洁到市里的附属三院。幸好送医及时,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抢救,刘洁终于脱离了危险,是十二指肠穿孔,再晚送去一会儿人就没了。刘洁拉着我的手轻轻地说:“我又欠你一条命。”我没有说什么,指着病房窗外的万家灯火,说:“你再努力一点,用不了多久,那灯火里会有你们一家人。”刘洁住院期间,我请示上级把刘洁的母亲和儿子小可接来团聚。刘洁的母亲体弱多病,每月一次的探视要花费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她根本坚持不下来,所以特意把她们带到医院。这是刘洁入监狱以来的第一次家人相聚,祖孙三人抱头痛哭。我默默退到病房外面。2018年11月,凌晨两点多的时候,紧挨着监狱的加工厂突然发生了火灾,因为风向是北风,火势开始快速向监狱方向蔓延,监区狱警开始组织人员紧急撤离,以班为单位,到操场集合。5分钟后,监区大楼已经被烟雾包围,我在点名时,突然发现刘洁和一名56岁的女犯不见了。我叫同事小林启动应急支援,所有犯人原地待命。我用水淋湿警服捂住口鼻,冲进了监区宿舍楼,楼里全是烟,根本睁不开眼睛,只能摸着墙壁上楼梯,我大声呼叫刘洁的名字。恍惚间,感觉从二楼拐角处传来应答。我摸索着跑到跟前才发现,是刘洁正背56岁的王凤兰下楼。刘洁不到100斤,而王凤兰又矮又胖,至少有130斤。原来,紧急集合的时候,住在上铺的王凤兰一不小心从上铺摔了下来,扭伤了脚。她年纪比较大,动作又总是慢别人一拍,所以没人注意到她。正好经过的刘洁,听到王凤兰的呼救声,就摸索着把她背出来了。我赶紧用湿警服蒙在她们头上,三个人一起从浓烟滚滚的楼里冲了出来。好在火灾并没有对关押人员造成影响,当地消防部门出动了十多台消防车参与灭火,凌晨五点左右大火终于被扑灭了。刘洁因为在火灾中的突出表现,获得减刑。后来根据当时对办理减刑、假释的新规定,根据犯人得到的判刑分数,对应相当的减刑月数。刘洁因为表现突出已经被减刑两次。如果她一直坚持下去,再有十多年的时间,也许就能成为自由人了。我们相处的这些年,早已经超出了狱警和服刑人员的关系,我想或许在高墙之外,我们会成为朋友。

福建体彩